福建31选7今天中奖号码是多少|福建31选7非凡走势图|
最新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励志大学 > 官道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加大    恢复默认
 

第五章

小说:官道    作者:杨川庆    2014-10-10 14:29:41

岭东县在省城的北部,这里的气温更低,吴莉莉回到县里,意识到短暂的秋天已经过去,冬天是真正的降临了。

见到康育政,吴莉莉发现这个老领导对自己的态度就像冬天一样冷。他对吴莉莉有关学习情况的汇报并没有认真倾听,而是在她谈话结束之后,严肃地说:“莉莉同志,我希望你尽快地将利祥同志遗留的事情处理好,不要旁生枝节!”

离开康育政的办公室,吴莉莉的心情有些低落。在岭东工作十六年,自己长时间地跟康育政在?#40644;?#20849;事,从来没有见到他如此严厉地对待自己。自己是尊重这个老领导的,这个老领导是有恩于自己的,她在他身上学到了许多领导艺术。遇事三思,以前,他总是这样指点她的,他自己也总是这样做的,而她是向他看齐的。在综合楼追加工程款的问题?#24076;?#22905;吴莉莉不过是慎重了一些,为什么招致他如此不满?难道是因为重新研?#31354;?#20010;问题而挑战了他的领导权威?不对呀,这个问题是孙利祥同意的,只不过是向他报告了而已!她也是为岭东负责,毕竟是四百万元,是全县财政收入的二十二分之一!她没有管过这么多钱,在驼峰岭乡当乡长的时候,经她手的十万元就是大钱了,现在却是四百万元,她不慎重不行啊!

回到县政府办公室,吴莉莉叫来县建委总工程师,详细地看了综合楼工程成本测算表。

她想起康育政对总工程师“老了”的评价,为了将测算数据搞得更严密、准确,她决定让总工程师到北原市建委,再请那里的有关同志测算一下,如果两者吻?#24076;?#23601;正式召开县政府常务会议进行研?#20426;?br />
总工程师对吴莉莉的安排很赞同,他认为要上会研究的测算表是要搞得准确一些,答应就去北原,尽快回来。

吴莉莉送走总工程师,就听到敲门声,她喊了一声“请进?#20445;?#23828;龙生走了进来。

崔龙生见到吴莉莉,一脸焦急地说:“吴县长,可把你等回来了!”

吴莉莉笑着说:“老崔,什么事把你?#32972;?#36825;样?#20426;?br />
“吴县长,你在省委党校学习的时候,郭县长领着林业局的人将今年的木材指标分配完了。”

“是吗?他们定的计划还没有报到我这里。”

“吴县长,我的指标不仅没有增加,还减少了一千立方米……”

“哦?#20426;?br />
崔龙生说,根据目前拟定的木材分配指标,大部分木材加工企业?#24613;?#21066;减了一些数额,而这些被削减的数额,都给了边瑞亮的大北木业公?#23613;?br />
吴莉莉知道大北木业公司,那是福建人边瑞亮三年前来岭东搞的,也是一家不小的木材加工企业。与崔龙生的春叶木业公司不同,大北公司搞的是木材粗加工,大都是将林木加工成板方,运出岭东,销给外地的一些木材加工企业。春叶公司则是加工制作成家具、地板、木艺,属于精细加工。从县里培育的产业看,春叶公司的路子是一个方向,这一点,县里早已明确了。五年前,康育政还没有担任县委书记时,县里就定下了“原木不出县”这一原则,康育政上任后,带头制定了木材加工业要走深加工的路子,延长产业链,追求效益的最大化。林业局清楚县里的这个决定,郭家茂作为主管副县长更清楚这个决定,他们怎么会在制定计划时向大北公司倾斜呢?#31354;?#20010;情况她还没有摸,因而安?#30475;?#40857;生:“老崔,你先别急,等计划报到我这里时,我再看一下。请放心,县委、县政府发展木?#26408;?#28145;加工业的思路不会变。”

崔龙生眨眨他的眼睛,清瘦的瓜条脸上依旧挂着忧虑,他低下头,猛地打开自己的手包,从里面拿出一?#22478;?#32473;吴莉莉看了看,又塞回去,连同手包?#40644;?#25918;到吴莉莉的办公桌?#24076;骸?#21556;县长,这是我的一点意思,你收下!木材指标的事,还请你多多关?#30504; ?#21556;莉莉看到眼前的情景,不禁勃然大怒:“老崔,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是不收钱不办事的那种人吗?我上次就告诉你,你这样做是羞辱我!你赶紧拿回去,否则,我要?#39068;?#38065;扔出去!”崔龙生从吴莉莉的神态上看出来她是真的生气了,话说完后,她的身子还抖动起来。从吴莉莉的两次?#20174;?#30475;,她是真的不要这个钱。他迟疑地说:“吴县长,这……”“快收起来!”吴莉莉不容置疑地说。

崔龙生只好将放在吴莉莉办公桌上的手包拿回来,不解地看着吴莉莉。吴莉莉摆摆手,声音比刚才低下来:“老崔,你去吧。你记住,我上次跟你说的话是算数的,春叶是有规模的企业,原材料是有保障的……”崔龙生觉得再呆下去也有些尴尬,?#25104;现?#24471;挤出一丝笑容:“吴县长,那就拜托了……”然后讪讪地走开了。

?#34013;?#20041;是在康育政办公室里,听到由德海发泄对吴莉莉的不满,而康育政并没有制止他的。在岭东政界,康育政与吴莉莉工作上默契,吴莉莉鼎力支持康育政,康育政竭力提拔吴莉莉的事,大家是心知肚明的。尤其是在推荐吴莉莉出任县长?#24674;吧希?#24247;育政真是?#31859;?#20102;力,所以才在县人大常委会上招致了一些人的反对。因为有这个背景,?#34013;?#20041;在对待这个女县长时,就有几分谨慎。在处理“九·三0”森林大火时,在研究有关责任人处理?#24076;?#33258;己?#24613;?#25345;着低调。他知道一切?#21152;?#24247;育政做主,而吴莉莉是尊重康育政的,书记与县长是一把镰上的人。现在,吴莉莉执行康育政的指示大打折扣,?#34013;?#20041;也随着由德海对吴莉莉不满起来。因为有这个前因,所以才?#26032;蓝?#20041;婉拒吴莉莉为高彦龙工作一事而从省城打来电话的后果。康育政是岭东县委一班人的班长,更是他?#34013;?#20041;的老班长,他只能听从这个老班长的。谁要是惹得老班长不满,他?#34013;?#20041;必然跟着不满。如果康育政当时在办公室里制止了由德海向吴莉莉发的牢骚,他?#34013;?#20041;依旧会高看吴莉莉,进而对她充满?#27425;?#30340;。当然,康育政最后还是制止了由德海发泄的牢骚,但是,与康育政从小?#40644;?#38271;大的?#34013;?#20041;已看出了老班长隐藏的心迹。?#34013;?#20041;有了这个判?#24076;?#38500;了在安排高彦龙工作上没?#26032;?#21556;莉莉的账,在初定今冬明春的木材指标?#24076;?#20063;并没有把吴莉莉放在眼里。他根据郭家茂定的盘子,将木材指标分配方案搞了出来。他心想,吴莉莉没有在县政府工作过,没有抓过全县的经济工作,?#38405;?#26448;指标的安排想来也不懂,主管副县长定的事她不会推翻的。让?#34013;?#20041;没有想到的是,吴莉莉在全县跑那一圈时,已将木材企业的底摸了一遍。吴莉莉将郭家茂与?#34013;?#20041;叫到她的办公室,先问了一下?#34013;?#20041;有关高彦龙的安排问题,?#34013;?#20041;还是以电话中谈的理由搪塞她。吴莉莉无法再逼?#34013;?#20041;,又询问了木材指标的分配情况。?#34013;?#20041;将一份材料交给吴莉莉,告诉她,分配计划都在这里呢,已经由郭县长审看过。郭家茂的年龄与?#34013;?#20041;差不多,高挑的个子,英俊的长方?#24120;?#31070;态沉稳而有魅力。

郭家茂接过?#34013;?#20041;的话头,说:“吴县长,今年林业?#25351;?#30340;木材指标分配方?#36127;?#19981;错,既考虑到了我县木材加工企业向精深加工方面的发展,又?#23637;?#20102;各企业的生产积极性。?#34013;?#20041;下了不少功夫啊!”吴莉莉不动声色地翻看了一下方?#31119;?#21457;现大北公司的指标数额最大。她打电话叫来代振?#30504;?#35828;明天召开县政府常务会议,请他通知、准?#31119;?#35758;题,研究决定木材指标的分配问题。代振刚答应着走出去。?#34013;?#20041;愣住了。孙利祥当县长时,这件事从来没有上过县政府常务会议研究过,都是郭家茂领着林业局安排,他拍板。吴莉莉现在要拿到会议上去定,不知会搞成个什么结果。要知道,每年的木材指标分配,都会引起一些风波,原因就在于木材是越来越紧俏的物品。?#34013;?#20041;看了一眼郭家茂,郭家茂一?#32972;?#38745;的样子。其?#25285;?#37101;家茂也感到意外,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了。他的脑子飞快地转了一下,揣测吴莉莉的真实用意。他马上产生一个判?#24076;?#21556;莉莉是要做给全县老百姓看,她想向全县人民表露,自己主持工作的县人民政府是阳光政府。问题是,这个问题拿到政府常务会上去研究,自己这个主管县长还有什么权力了?想至此,他英俊的脸上带着笑意,似乎很轻松地说:“吴县长,这个方案你最后定一下就可以了,以前,孙县长就是这么做的。”吴莉莉诚恳地说:“郭县长,木材加工企业是我们岭东地方工业的大头,我想就木材指标的分配问题,让大家谈一谈如何将这个产业做大的想法。春叶公司的老总崔龙生能自费到美国考察家具市场,说明我们的木材加工业主已经在思索这个问题了,政府工作不能落在他们后边呀!”?#34013;?#20041;感到自己忽视了吴莉莉。由德海说吴莉莉身上有?#24674;职?#27668;,他现在意识到了,霸气其实就是主意正!翌日召开的县政府常务会议,推翻了林业?#25351;?#20986;来的木材指标分配方?#31119;范?#20102;新的分配方案。会?#24076;?#26377;人还对岭东这几年木材市场的混乱提出了批评,让?#34013;?#20041;很恼火。?#34013;?#20041;心想,自己主持林业局工作,说什么也不能给重用自己的康育政抹黑,就做了一些解释。吴莉莉想起康育政提醒过自己不要翻孙利祥当县长时的旧账,就适时地引导大家多多探讨今后该走的路子。会后,边瑞亮找到?#34013;?#20041;,问他:“吕局长,94怎么说好的事又变了?我今年的指标可是比去年还少了!”?#34013;?#20041;说:“这不是换县长了嘛!?#21271;?#29790;亮奇怪地说:“没看到崔龙生怎么和吴县长来往,他那里的指标可是长了呀!”“是会上有人为他的企业说?#27809;埃 甭蓝?#20041;不服气地说,“你也别着急,堤内损失堤外补,你有你的法子!?#21271;?#29790;亮笑了,黝黑的脸上露出一口白牙。

总工程师从北原回来了。市建委关于工程成本的测算基本与总工程师搞出来的?#24674;隆?#21556;莉莉心里有数了,她又主持召开了县政府常务会议,专题研究工程款追加的问题。高成磊一向对康育政的意见言听计从,他知道康育政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会议刚开?#36857;?#20182;的粗嗓门?#22836;?#20102;一炮:“我认为综合楼追加工程款是已经?#33539;?#19979;来的事,孙县长生前已经同意了,我们出尔反尔,会影响政府信誉的!若中德公司因此与县政府对簿公堂,影响就更不好,我们?#19981;?#36755;掉的!我的意见是,还?#21069;?#27454;?#35835;耍?#24037;程成本的测算由于角度不同,结果会不同,工程建设指挥部当时打给县政府的报告,还是符合综合楼这个工程?#23548;?#30340;。”

高成磊继续说:“这样一个标杆工程,这样一个有可能得到建筑质量奖的优质工程,预算超标也是正常的!现在,有几个工程不超预算的?我当过县财政?#24535;?#38271;,以前,县里建的几个小工程,七十万、八十万元的工程,也要超点的!”接着高成磊的话,周树堂说:“我同意高县长的意见!作为主管副县长,我始终在抓这个工程,也就了解有关情况。吴县长让我们?#33268;?#30740;究的工程成本测算,是常态下的成本,具体到我们这个工程,备料时有备料时的具体情况。还有人力成本,因为中德公司要?#39068;?#20010;工程建成优?#26102;?#26438;工程,雇用的工人都是干过建筑的,支付他们的?#24310;?#27604;临时招的那些民工要高。中德公司与我们县合作三年了,三年的时间证明该公司是可以信赖的建筑企业!我们不能失信于这样一家有?#24049;?#20449;誉的企业!”

周树堂从政时间长,说话有条不紊,语气掌握得很好,极有感染力。周树堂的话音落下,会议室一下子寂静下来。吴莉莉平静地做着记录,不时地放下笔,认真倾听高成磊与周树堂的发言。她的目的就是让大?#39029;?#20998;发表意见,在此基础上形成决定,付或者不付这笔工程追加款。她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见,她会发表自己的意见的。她见周树堂发言之后会议有些冷场,就微笑着说:“好,就像高县长、周县长这样放开谈。?#22791;搶记?#30475;到还是没有人接着周树堂的话来谈,就轻轻地咳了一声,慢条斯理地说:“我的意见呢,与高县长、周县长的不?#24674;隆?#23385;县长同意追加工程款,是在工程建设指挥部打给县政府的报告上做的批示,并没有体现在县政府与中德公司签订的承建合同?#24076;?#22240;而应视为是我们政府内部工作研究层面上的事,还谈不到县政府是否失信于企业这个问题。”

盖?#35760;?#25285;任副县长之前是县审计局长,是一个说话办事很沉稳的女同志。主管政法工作的副县长?#32622;?#20809;说:“我认为中德公司追加工程款的要求是不合理的!不错,综合楼工程是优?#26102;?#26438;工程,但这绝不能成为承建企业追加?#24310;?#30340;借口。任何一个建筑企业,建设一项工程,保证质量是必须遵循的经营理念!中德公司与县政府签订工程承建合同时,作为在建筑业经营了多年的企业,不可能不将备料、人力成本等因素考虑在内!由于孙县长意外因公?#25345;埃?#25105;们无法考虑他同意追加成本时的真实想法,吴县长提议让我们重新?#33268;?#36825;个问题,不是不尊重死者,而是要我们对岭东负责!本着对岭东四十八万人民负责的态度,我想,这?#39318;?#21152;款应?#29467;?#20184;!”

郭家茂接着?#32622;?#20809;的话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他赞同高成磊、周树堂的观点。吴莉莉见五位副县长都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意识到这个问题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28784;?#25226;测算的数据这么一讲,大家就会异口同声地表示拒付追加款。现在,五位副县长中有三位赞同孙利祥的决定,两位反对孙利祥的决定,加上自己这个持反对意见者,六位县政府领导班子成?#20445;?#36190;成与反对的各一半。县委那边,康育政是主张尊重孙利祥的意见的,如此看来,吴莉莉的意见便成了少数人的意见。她默默地思忖着,准备再听一听其他参加会议人员的意见,然后自己再讲。代振刚坐在那里看着吴莉莉。他当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两年多了,跟了孙利祥两年,跟了吴莉莉两个月,发现这两位县长的工作风格迥然不同。孙利祥?#21069;?#21439;长的职权?#31859;?#20102;,他自己能做主的事,是不会提交大家来决定的。吴莉莉则不同,她认为凡是涉及到全县人民利益、全县百姓关注的事,都让大家来定。在如何对待代振刚?#24076;?#23385;利祥将他看做是一个随意支使的工具,缺少尊重,吴莉莉则将他看做是一个助手,充满了信任。吴莉莉能将中德公司的工程追加款提交给县政府常务会议?#33268;?#20915;定,这?#20040;?#25391;刚非常敬佩。要知道,这个问题是孙利祥同意的,康育政赞同的,她这样做,是?#30333;?#19968;定政?#30031;?#38505;的,尤其是没有按康育政打的招呼办,是在挑战当下政界规则。身为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代振刚听到的情况要比六位县长了解得多,有些不方便讲给县领导的话,却不避讳他,他也就知道私下里干部群众对中德公司逢工程必追加?#24310;?#30340;不满议论。眼下,他看到五位副县长中赞同支付追加?#24310;?#30340;意见占了上风,就很着急,看着吴莉莉还没有立即?#19981;?#30340;意思,就说:“刚才,几位县领导谈的意见那是高屋建瓴,我们作为中层干部也没有更好的意见。只是……”说到这里,代振刚顿了顿,“只是中德公司来岭东承建了三项工程,项项?#23478;?#36861;加?#24310;茫?#22823;家无法理解……”“哦?都追加?#24310;?#20102;?#20426;?#39640;成磊粗嗓门响了起来。“林业局办公楼追加了二百万元,兴林淀粉厂追加了五百万元……”代振刚回答说。高成磊脸上现出惊异的神情,他紧紧盯着由德海,见由德海并没有否认,知道这是真的了。高成磊是今年年初成为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的,这之前,他主管的工作正是现在?#32622;?#20809;主管的工作,没有插手过财政口,也就不知道中德公司前两次追加工程?#24310;?#30340;事。当了常务副县长,由于要协助县长分管财政工作,因而对综合楼工程的投?#23454;?#26159;比较熟悉。他当过财政?#24535;?#38271;,知道二百万元和五百万元对岭东财政意味着什么,所以他一改刚才自己的态度,大声说道:“这家中德公司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总要追加?#24310;茫?#31532;一次可以理解,他们初来岭东,有些情况不一定都能事先预料到!那么第二?#25991;兀?#26681;据这个情况,我收回刚才的意见,不同意对综合楼追加建设?#24310;茫 ?#21556;莉莉对代振刚的发言很满意。这个笔杆子出身的中年男人,还保持着一颗正直的心。她对高成磊也有了新的认识,他并不是自己以前?#24674;?#35748;为的,为了报恩什么原则都可以牺牲的那种侠义之人,他的心里有数,他大大咧咧的样子很难让人看清这一点。

接下来,会议进行得比较顺利。在吴莉莉发言之后,参加会议的大多数人员反对支付工程追加?#24310;茫?#24182;就此做出了决定。

县政府常务会议结束之后,吴莉莉到康育政那里做了汇报,并建议将此事向县委常委会汇报。康育政冷冷地说:“快到年关了,事情很多,县委常委会一时开不了,这件事再说吧。”吴莉莉也就无法再催康育政,心里感叹道:“这是康书记不理解?#24050;劍?#36825;么大的事不向县委常委会汇报,就不能执行县政府常务会议的决定,也就不能正式通知中德公司取消工程追加建设?#24310;茫?#20063;就留了一个小尾巴。”事后,代振刚告诉吴莉莉,康书记为了高成磊在政府常务会议上的表态,狠狠地骂了高成磊一顿,说他不知道用脑子!吴莉莉想到康育政对自己的态度还没有火到那个份?#24076;?#24515;里暗?#21040;男搖?#22905;想,等问题汇报给县委常委会以后,康书记会理解她吴莉莉的心情的。康书记不过是同意了孙利祥的意见,而孙利祥又不在人世了,他不过是表示自己尊重死者而?#36873;?#36807;了两天,市委、市政府召开二00二年度招商引资动员大会,康育政与吴莉莉带着县里有关人员到北原参加会议。

会议期间休息的时候,李泓冰见到吴莉莉,笑着说:“吴莉莉呀,我原来是小看你了。你那个不给综合楼追加?#24310;?#30340;决定,说明你是珍惜人民给你的权力呀!”吴莉莉听了李泓冰的话,感觉很吃惊,县里并没有将此事向市里汇报,市长却知道了,这也是李泓冰第一次向她表示赞许。要知道,?#26049;?#19977;十日那场山火没有控制住,李泓冰对她很不满意,他的那句“新官上任一把火?#20445;?#20063;被县里的许多人津津乐道。

他今天对自己是这个态度,当然让她感到意外。会议接着又进行了,吴莉莉也无法与李泓冰再谈下去。两天的会议结束了,康育政没有回到县里,苏会昌带领三区四县的书记和市直有关部门到广东考察去了。吴莉莉到了姚明春家里,将从岭东带来的户口、离婚证书、结婚介绍信交给姚明春,两人准备明天去办理婚姻登记。姚明春憨厚的脸上露出笑容:“莉莉,你忘了,明天是星期六,负责婚姻登记的人也要休息的。”吴莉莉这才想起来自己星期四、星期五开了两天会,现在是周五的晚上。她说:“我真的忙坏了,忘了明天是周六了。明春,看来我们只好再找时间去办理结婚登记了,我明天必须赶回岭东,康书记去南方了,县里还有不少事等着我处理呢。”姚明春说:“看来是得拖拖了。我要去省委党校参加一个副厅级后备干部培训班,时间一个月,星期天报到,星期一开课。”吴莉莉惊喜地说:“明春,你要被提拔了?#31354;?#21487;是个好消息!”“学院还缺一名党委副书记,院里提名由我来担任。不过,省委组织部与省高校工委还没来考察,结果还说不准呢……”“明春,我真为你高兴……”看到吴莉莉白皙的脸上绽放出美丽的笑容,姚明春情不自禁地将她拥在怀里。

康育政从广东回来后,主持召开了县委常委会,在会?#24076;?#20182;提出三项人事动议:“县文化中心即将开工建设,为了加?#31354;?#39033;工程的领导力量,我提议将代振刚同志调任到县委宣传部,担任副部长,牵头负责文化中心建设工程;提议由剪刀山乡党委书记韩锡铭同志接任代振刚同志的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职务;提议项连武同志接任剪刀山乡党委书记,乡长职务在未有接任人选之前暂时兼任。请大家议?#28784;椋?#28982;后表决。”

吴莉莉看到组织部部长杨帆的脸上现出诧异之色。她自己也十分吃惊,这个动议事先一点也不知道。如果常委会需要增加什么议题,那也应该首先增加研究县政府拒付中德公司追加工程款这件大事。吴莉莉猜测康育政调整代振刚的工作是因为对这个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不满。在政府常务会议研究中德公司要求追加工程款时,代振刚的态度不会令康育政满意。康育政这样贸然提议调整代振刚的工作,让吴莉莉发现了令自己尊敬的老领导的另一面,那就是没有想到他居然能够违背党的干?#31354;?#31574;,如此轻率地行使自己的职权。他是不是一?#32972;?#21160;呢?吴莉莉不能同意将代振刚调到县委宣传部去,近三个月来,这个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给了她很大支持,成了她的得力助手。她看到还没有人对这个动议表态,忙说:“康书记,我们还没有开书?#21069;?#20844;会呢……”

“这三个同志都是正科级干部,属于平级调整,不涉及?#24049;恕?#20844;示,可以省去一些程序。我们要警惕以书?#21069;?#20844;会代替常委会的不正常现象……”

吴莉莉发现韩锡铭表面在认真地听着,嘴角却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嘲讽,虽?#24674;?#26159;一瞬而逝,她还是注意到了这个细节。看来,韩锡铭?#21069;?#20195;振刚看成走麦城的人了,心里面自然不会敬佩。

明天是二00二年元旦,吴莉莉在办公室里正在看下午要在新年茶话会上的?#19981;埃?#39640;彦龙的妻子找上门来。这个小学教师一脸苦相地说:“吴县长,还有没有讲理的地方了?#20426;?br />
吴莉莉从省委党校回来后,跟?#34013;?#20041;谈了高彦龙工作的事,?#34013;?#20041;还是以先前的理由答复她。她?#24674;本醯没?#27424;高彦龙一?#25910;耍?#27809;有将这个受到伤害的年轻人安排好。今天见到高彦龙的妻子,还以为她是为那件事来的,就安慰说:“来,快坐下。高彦龙要去的松流林场是有些远,我不是让他休息半年再去吗?#20426;?br />
小学教师迫不及待地说:“吴县长,高彦龙想去那个林场也去不了了,他被林业局开除公职了!”

“什么?#20426;?#21556;莉莉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小学教师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高彦龙在家休息养伤,有些林业?#20302;?#30340;熟人时不时地来家里看他,其中有几个胜利林场的职工向他讲述了发生在那里的几起盗伐林?#26223;福?#36824;?#23548;?#20992;山乡与胜利林场的领导对此捂着盖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高彦龙听了异常气愤,联想到胜利林场的场长是?#34013;?#20041;的?#38556;担蓝?#20041;又不买吴县长的账;剪刀山乡乡长是康育政的中小学同学,深得县委书记的赏识,县里恐怕是很难处理这些恶性案件的,就向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组写了一封提供新闻线索的信,希望用舆论监督来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也不清楚有人用了什么办法,?#23588;恢?#36947;了高彦龙寄信的事,林业局领导开会,说高彦龙给岭东林业战线抹黑,制造不稳定因素,而?#39029;?#26399;旷工,遂决定开除其公?#21834;?#36825;个决定今天早上宣布了。吴莉莉的血直往脑门上涌:林业局的这个决定太无理了,?#29616;?#36829;反《劳动法》!且不说向新闻媒体提供新闻线索是每一个公民的权利,就是高彦龙休假,吴莉莉与?#34013;?#20041;打招呼后,他也是同意的呀!她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当着小学教师的面给?#34013;?#20041;打电话。?#34013;?#20041;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她严厉问道:“东义同志,开除高彦龙公职是怎么回事?#20426;薄?#21834;,吴县长,是这么回事:高彦龙的烧伤已经痊愈,机构改革后,我们将他安排到松流林场工作,可是一个多月了,他既不请假也不报到,影响很?#25285;?#21482;好开除他的公职!”

吴莉莉心里骂了一句:“滑头!”明摆着?#34013;?#20041;说不出高彦龙寄信这个借口,只能在劳动纪律上栽赃。她说:“东义同志,有关高彦龙休假的事,我们上次谈过,给他半年养病的时间。他虽然脸上的烧伤痊愈了,但脸上的瘢痕以及那场大火给他带来的不利影响,在他的心灵留下了创伤。我们现在总是讲以人为本,高彦龙是被处分了,但他本人在火场的英勇表现却值得敬重,他是有错误的英雄,我们要爱护他!”

“吴县长,给他半年假期?我怎么不知道呢?#20426;?#21556;莉莉被?#34013;?#20041;假装糊涂的态度激怒了,她的嘴唇哆嗦了一下,声音变得更加严厉:“东义同志,我提醒你,要注意自己的政治?#20998;剩 ?br />
电话那头的?#34013;?#20041;并不生气,依旧平静地说:“吴县长,省林业厅的两位处长就要到了,我和郭县长要去县界接他们,他们一年给咱们县的植树造林?#24335;?#26377;四百万呢!过后我再向你汇报工作……”吴莉莉刚想接着说什么,?#34013;?#20041;已经将电话撂了。

她手里拿着话筒,?#35835;?#19968;下神。

小学教师听到了县长与林业局长通话的全过程,她绝望地哽咽道:“我家高彦龙怎么这么倒霉呀!”说着,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吴莉莉这才将电话放下来,忙安慰小学教师:

“你先别难过,?#23567;?#21171;动法》在,高彦龙的事会解决的!你先回去,我再想办法……”小学教师泪眼迷蒙地看着吴莉莉,没有从沙发上起来。吴莉莉的心一阵酸楚,她美丽明亮的眼睛看着小学教师,坚定地说:“我一定会给高彦龙一个公正的说法,请你相信我!”她说完,觉得自己表现得过于悲?#24120;?#21448;在脸上硬挤出一丝笑。善良的小学教师也不想逼?#25490;?#21439;长马上解决问题了,她擦擦眼睛,拉开门走了。

吴莉莉给郭家茂打电话,请他过问林业局开除高彦龙公职这件事,并让他将这句话捎给?#34013;?#20041;:“岭东县林业局是岭东县人民政府的一个组成部门,不是个人开的杂食店!”

郭家茂答应着,并没有再说什么。吴莉莉又将高成磊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将林业局的违法做法告诉了他。劳动局归高成磊分管,他知道吴莉莉的意思,凭着他火爆的脾气,要是往常听到这类事,他会气愤得跳起来的!?#23665;?#22825;,他一副一蹶不振的模样。县委常委会?#24076;?#30001;于他没有赞同项连武担任剪刀山乡党委书记,会后被康育政骂了一顿。高成磊原本胆子大,康育政指到哪里他敢打到哪里,只是项连武在“九·三0”森林大火中应该承担的责任较大,再加上项连武不买他的账,就大着胆子保留了意见。算这次,他最近已经挨康育政两?#28201;?#20102;,一次比一?#28201;?#24471;狠。挨骂之后,高成磊的情绪有些低沉。吴莉莉清楚高成磊的心态。高成磊是一个讲义气的人,对提携他的康育政?#24674;?#26377;报恩思想,康育政对他不满,他当然上火了。何止是高成磊,她吴莉莉不也是这样吗?#20426;?#21556;县长,?#34013;?#20041;敢这样做,怕是康书记点头了。”高成磊这个人有意思,他喜怒形之于色,高兴的时候嗓门粗大、声音洪亮,不顺的时候,竟是这般有气无力。“不管是谁点头了,也不能做违法的事!”?#38712;?#20204;都是康书记的人,这……”“我们坐在这个位置,就要尽这个责任……”高成磊看着吴莉莉的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说:“好吧,我让劳动监察大队到林业局看看,有没有违反《劳动法》的情况。”他从沙发上起来,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说:“吴县长,咱们不好干呀……”

康育政决定放弃吴莉莉。下了这个决心之后,他就考虑从何处着手。吴莉莉担任代理县长的群众基础很弱,完全是他康育政硬挺,才在县人大常委会上得以通过。他事先做了那么多工作,向单岭臣做了那么细致的交待,人大常委的赞成票只多出了一张。他的好意没有换来她的回报,上任不久,她就时时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不是与他?#40644;?#20849;鸣。他低估了她。她与孙利祥相比,差在不懂得怎样配合一把手的工作。这对她并没有什么好处,要知道,政界走得通的人,眼睛都是朝上而不是朝下的。她恰恰相反,她的眼睛是看着下面,对他这个一把手却缺少应有的尊重。他给她机会改正这个毛病了,在她拒绝支付中德公司的工程追加款之后,他适当地表示了对她的不满,而隐藏了对她的极度愤怒,算是对她的提?#36873;?#22905;刚刚走上政府正职的位置,有一些激情的火需要燃?#30504;?#20182;理解这一点。可她并没有收敛自己的锋芒,又反复挑战他的权威,把岭东的事情搞得一?#26049;恪?#20877;搞下去,还不知道会弄出什么事,还不知道会不会把他的升迁之路给堵住。这几年,在北原的三区四县中,岭东属于比较太平的地区,苏会昌对康育政的政绩是很满意的,要不也不会对他的建议言听计从,将吴莉莉推了出来。她就不知道与他作对的?#29616;?#21518;果?他康育政有办法让你吴莉莉上台,也就有办法让你吴莉莉下台。他想将吴莉莉上任之后处理不好的事捋一捋,然后到市委向苏会昌汇报,重新调整吴莉莉的工作。听说市委党史研究室的主?#20301;?#27809;有安排,就让她去那里吧。

下了这个决心,与其他同志谈话就有了基调,时不时地露出对政府工作不满意的态度。尤其是当着自己赏识的人,也感叹地说声“吴莉莉?#20040;?#20102;?#20445;?#23601;给大家亮?#35828;住?br />
?#34013;?#20041;应付吴莉莉的情况他也知道了,心里不住地赞许,这个?#34013;?#20041;会用脑子。自己在岭东土生土长,有不少同学与亲属在本地工作,他提?#38382;?#29992;了几个看起来是比较?#21028;?#30340;,?#34013;?#20041;算是一个。?#34013;?#20041;也从来没有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郭家茂也将吴莉莉让他过问高彦龙被开除公职一事汇报了康育政。郭家茂说,我正想答复吴莉莉呢,就说林业局的决定是有道理的。康育政对郭家茂的做法表?#31350;?#23450;,?#38405;?#21069;县政府的班子也很有信心。吴莉莉、高成磊、周树堂、盖?#35760;佟?#37101;家茂、?#32622;?#20809;,一正五副六个成?#20445;?#38500;了吴莉莉,还没有谁敢跟他叫板呢。倒是县委这边值得注意,于建平、张庆海、杨帆三人,在上次常委会上没有与他保持?#24674;隆?#20110;建平、张庆海年龄大了,若想改变一下他们的脾气秉性也难,尤其是于建平,没有让他当这个县长,他的牢骚多着呢,根本无法让他附和自己。但是,他也不可能与吴莉莉一唱一和,他对吴莉莉占据了本该是自己的县长职位火着呢。杨帆这个人来县里时间短,以前康育政对市委派来的这个干部不热情,现在看来得改变一下态度,拉拉他。在对付吴莉莉的时候,要把一?#24515;?#22242;结起来的力量都团结起来。

这天早?#24076;?#24247;育政刚到办公室,周树堂就来找他,说徐福涛又催工程追加款了,怎么办?康育政不动声色地问:“你看呢?#20426;?#21608;树堂一副老奸巨猾的样子,他看了看康育政脸上的神色,看不出什么,想了想,说道:“政府常务会议做决定了不给,要是再给的话,就?#27809;?#21439;长……”

康育政的脸上露出一?#21487;?#31192;的笑容:“你看问题还挺准……”

周树堂惊异地看着康育政,随即像明白了什?#27492;频?#35828;道:“这个徐福涛,岭东这么大,还能黄了他的钱不成……”

康育政没有再对此多说一句话,只是关注地说:“告诉中德公司,文化中心的建设要按时进?#23567;?/p> 本文由励志大学www.jgdnmo.tw整理发布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福建31选7今天中奖号码是多少